第一百四十章 捷报传长安

    当李二接到了程咬金派人快马送来的捷报。

    他没想到平叛大军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攻破了蛮人占据的蛮州府城,更没想到霹雳弹在攻城中是如此好用。

    李二召集了群臣共同庆贺蛮州平叛大捷,而后又商讨平叛后如何治理蛮州。

    在群臣道尽各家之言后也没商讨出来一个具体的好办法,不是说什么“要以圣人之大义教化之”就是“派大军驻守蛮州,用雷霆手段镇压诸蛮”

    长孙无忌见本来为蛮州大捷而高兴的李二脸色渐渐开始晴转多云只得站出来道:“陛下,臣之长子长孙冲在平蛮大军中任长史,这送捷报的军士顺便给平叛大军的一些将领捎带来一些家信,犬子信中说书一计策可以助陛下一举安抚蛮州诸蛮!”

    李二听了长孙无忌的话还没问是什么计策,王圭就急着站出来道:“陛下,老臣有一事不明,可否询问一下长孙大人。”

    说完后不等李二的意见就指着长孙无忌道:“敢问长孙大人你这家信是谁让传捷报的军士带来的,我大唐什么时候报捷的时候能捎带家信?”

    长孙无忌听王圭如此询问开口就说:“王大人,这家信之事老夫不知是何人命报捷军士捎带的,你不如去问那报捷军士。”

    李二双手一压道:“先不争论此等小事,还请无忌快给朕讲讲长孙冲信中所书的平蛮之策。”

    “陛下,私自让报捷军士传递家信可不是小事,老臣还请陛下尽快查明此违国法,乱军纪之事!”

    按说王圭也是大唐名臣,更是一族之长,以他的老谋深算再加上朝堂之上的经验,本不该在这时候再提此事。

    只是别人不知那位被王兴新用炸药送“飞升”的王姓向导官其实是王圭的一个私生子!

    这向导官是王圭年轻时候一夜风流后的产物,后来父子相认王圭便安排其打理府中西南的产业,本想借着此次平叛给自己的私生子某得一份功劳,哪知让王兴新给送上天去了。

    虽说王圭平日里和那私生子见面甚少,但是疼爱却是一分不减,听闻噩耗后恨不得活剐了王兴新,这才四处挑刺。

    李二打断王圭后道:“王卿,此事稍后再议,平蛮才是国之大事!”

    长孙无忌瞥了一眼王圭道:“陛下,臣之犬子在信中道,臣之小婿平蛮大军的先锋官王兴新曾在大帐中言若要彻底平定蛮州一定要“以蛮治蛮,要杀一批,放一批,安抚一批,拉拢一批”

    长孙无忌侃侃而谈了一阵子后李二拍案叫绝:“此言大善!若以计行事,诸蛮州无忧也!”

    大唐君臣又查遗补漏完善了整个计策后李二立马拍板决定派唐俭主导此事,尽快选拔合适人员前去蛮州善后。

    大喜过望的李二刚要宣布今日在太极殿大宴群臣以庆贺蛮州大捷。

    不合时宜的王圭又跳出来道:“陛下,既然平蛮之事有了结果,现在是不是应当查明私自让报捷军士捎带家信之事?”

    被王圭一盆冷水浇灭了喜悦之心的李二只得捏着鼻子道:“既然王卿非要查明此事,朕就宣那报捷军士上殿,朕亲自询问此事!”

    那报捷军士被带上殿后还没来得及拜见李二陛下就被跳出来的王圭指着鼻子道:“快说,是谁给你的胆子,是谁让你为大军将领私自捎带家信?”

    被问得一头雾水的军士斜眼看了这位暴跳的老头后,很是镇定的跪下给李二行礼道:“陛下,标下本是我大唐新军中伍长,在平蛮大军先锋官蓝田县伯麾下听命!不知陛下召标下上殿来有何要事询问?”

    李二见这位报捷的伍长有礼有节,不亢不卑便喜道:“方才那位大人问你之事亦是朕所问,你做何解释?”

    报捷军士听后心道:“幸好爵爷早就预料会有人询问此事,若不然定是麻烦。”

    定下心神的军士对李二拱手道:“陛下,是先锋官蓝田县伯命标下为家在长安的将士捎带家信。”

    王圭一听是王兴新的命令顿时大喜道:“陛下还请您治这无法之徒的罪!虽说蓝田县伯有平叛之功,但功是功,过是过!我大唐从开国以来就没有报捷还要捎带家信之事,还请陛下依国法,依军规处置!”

    接着一大群世家出身的官员出班拜道:“臣附议!还请陛下依法处置!”

    李二见殿中大部分文臣都要让他处置王兴新心中不悦道:“几封家信而已,诸位卿家何至于此?”

    不等王圭反驳接着又道:“就算是要朕处置这蓝田县伯,也要等他带兵回朝再说。”

    那保捷军士见陛下有袒护之意便壮着胆子道:“禀陛下,伯爷在标下临行之时还让小的给陛下带了一些话。”

    “什么话?速速道来!”

    “陛下,伯爷讲:我大唐将士抛家弃子为陛下守疆域,护国土,胜之,不能只是捷报传长安,还要让家信送亲人。大胜是大唐之喜事,亦是大唐百姓之喜事!更是我大唐将士家中之大喜之事,大胜就可以尽快还朝归家,于情于理应当让军中将士家信随捷报一起入长安!”

    说完后见李二没有不喜又道:“陛下,伯爷这次命标下长安报捷还让标下为家在长安伍长以上的所有将士捎带了一封家信。现在还有很多没有送完,若无事还请陛下允许小的继续去为军中袍泽家里送信报平安!”

    李二听后先是长叹一声然后问那军士道:“你是哪里人士?叫什么?”

    “回陛下,标下乃是长安蓝田人,名字说出来恐怕污了陛下的耳朵,赵二狗就是标下的名字。”

    李二忍着笑道:“赵二狗,你把还未送出的家信都交给翼国公,朕让他多派人手尽快把军中将士的家信送达,朕再赐你万金,等大军回朝若有军功朕再另行封赏!现在你回去给家中报平安吧!”

    赵二狗听后感激的大哭道:“陛下圣明!小的为陛下,为大唐效死!”

    赵二狗下去后李二见王圭还想再说什么,两眼盯着王圭一字一句的道:“日后,军中报捷应再加派一人为将士捎带家信!若有人不服,朕定让他去军中冲锋陷阵!”

    说完后也不提大宴群臣之事便拂袖而去。

    紧握双拳的王圭阴沉着脸看着李二的背影消失在太极殿内冷哼一声也转身离去。

    哪知刚走到殿外就被尉迟敬德拦住道:“王老大人,不知你可为家中那年方二八的嫡孙女准备好了嫁妆?”

    王圭面色难看的对尉迟敬德道:“尉迟将军,你这是何意?”

    “没有什么意思,老夫听知节说他保媒让你家嫡孙女给明慎做妾,这小子在蛮州大胜不日就要还朝,不如咱来个双喜临门,老夫也好讨杯喜酒喝”

    “尉迟老匹夫!你欺人太甚”

    接着牛进达等军中将领挨个过来给王圭拱手道喜,这个说“恭喜王大人!”

    那个道“王大人,咱大唐国之喜事和你家中喜事连到一块去了,真乃双喜临门”

    看着一群嘻嘻哈哈的武将王圭气得暴跳大声道:“王明慎,不杀你这竖子,老夫誓不为人!”

    迈着轻快的步伐刚到立政殿的李二还没坐下就见有人来报说:“陛下,方才王圭老大人在太极殿前和朝中以尉迟恭将军为首的武将们发生一些口角后,大怒说‘王明慎,不杀你这竖子,老夫誓不为人!’

    心情很是不错的李二听后刚要发怒,长孙皇后按着他的肩膀道:“陛下,何必动怒。这恶人自有恶人磨,还是等明慎那小子回来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