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准备提前回长安

    回到家中的长孙无忌就命管家带着礼物去王兴新府上报喜。

    安排完管家后屁股还没坐稳又见李二派人来请他去立政殿有事商议。

    到了立政殿后长孙无忌见房玄龄和秦琼还有虞世南,以及魏征等人已经在立政殿内。

    见过李二后:“陛下,臣刚到家中您又让臣等来见您,不知有何要事?”

    “无忌,冲儿信中可有关于那霹雳弹之事?”

    长孙无忌一听这事便道:“陛下,冲儿信中所言,那霹雳弹威力无穷,被蛮人称为是‘雷霆’难道陛下是想......”

    “无忌,朕还是小看这霹雳弹了,没想到在攻城中还有如此威能,知节给朕秘报中还说明慎还带人造出专门用来投掷霹雳弹的投石机!此等利器若是被他国所得定是我大唐之灾!”

    国之利器不可示人,王兴新只顾着自己爽快,顾着捞军功......但是他始终只是一穿越而来的小人物,不明白这些东西在大唐意味着什么。

    若是那些工匠有一人被别大唐的对手抓去,先不是说能不能弄出来这些东西,就算是得知一些情报也会有防备,毕竟这霹雳弹只是最简易的热兵器。

    长孙无忌也是意识到这一点:“陛下,尽快命知节派兵护送营中所有工匠来长安,再命一大将现在就带兵前去接应,然后严加看护绝对不能有丝毫差错!”

    李二看了看眼前的几位心腹重臣又道:“你们怎么看?”

    “陛下,长孙大人所言极是,这乃是国之利器,绝对不能有丝毫泄露呀,陛下当初就不该让蓝田县伯把工匠都带去。”

    尉迟敬德见魏征如此说便怒道:“不让明慎带着那些工匠,那霹雳弹怎么做出来?那蛮州怎能如此之快就能平定?难不成让你这老匹夫去攻城!”

    “你这老匹夫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有本事你也弄和什么震天雷之类的东西出来,现在不想着如何善后便说明慎那小子的不是,你早干什么了......“

    李二见尉迟敬德越说越带劲,越说越难听便呵斥道:“敬德,不得对魏大人无理!赶紧退下,现在商议国事岂能容你放肆!”

    尉迟敬德见李二发火便瞪了魏征一眼后退下不语。

    一直没有说话的秦琼站出来道:“陛下,魏大人所言有理,只是现在那些工匠远在蛮州,以臣所见还是听听房大人有何计为好。”

    房玄龄指着秦琼摇头道:“陛下,知节既然给陛下秘报此事想必也意识到这霹雳弹的重要性,以知节的精明现在定是早就安排好人保护好那些工匠。那么现在就还剩下一个问题,是命知节带兵护着那些工匠尽快回长安,还是等蛮州彻底平定后再让知节带那些工匠回来。”

    房玄龄一语道破关键后李二便沉默思索起来。

    过了好一会房玄龄见李二不语开口道:“陛下,方才长孙大人所提议亦有道理,蛮州不可就此放弃,可让知节先带兵驻守蛮州,等唐俭带人去善后完毕再回来。明慎那小子不是先锋官吗?既然如此就让他带兵护送那些工匠先行回来,再让一大将带着玄甲精骑火速前去接应。”

    “陛下,这霹雳弹还有那配套的攻城投石机可是明慎那小子弄出来来的呀,我大唐工匠无数,可这蓝田县伯只有一个!”

    李二听房玄龄说吧恍然道:“玄龄,果然是朕之贤相!哎,若是如晦还活着......”

    众人见李二想起逝去的杜如晦都随着李二有些伤神......

    只有大大咧咧的尉迟恭无所顾忌的道:“陛下,诸位大人,杜公已去,就算咱君臣每日痛哭杜公也不会活过来,还是先说说让谁带兵前去接应明慎那小子吧!”

    秦琼见尉迟敬德有些口无遮拦便呵斥道:“敬德住口!”

    李二看秦琼呵斥尉迟敬德摆手道:“敬德无理,罚俸半年,朕现在就命人快马前去蛮州传朕旨意让明慎带着先锋军护送工匠尽快返回,敬德你点五千兵马速去接应!等你和明慎兵合一处,先给朕打这混小子十军棍,让他长个记性!”

    而后又对秦琼道:“叔宝,等那小子回来后你要严加管教,不能再让他随意枉为,今日王圭之意想必你也知道,还有再殿前给敬德发生口角后只事,现在还是不对世家动手的时候,你不仅要看好明慎那小子,你在武将中甚有威望,还有知节和敬德这俩嘴上没有把门的老货!”

    刚被李二罚俸的尉迟敬德一听李二把他和程咬金归为一类有些不乐意的道:“陛下,臣的嘴巴可不像知节那老货一样!”

    “哼,你还有脸说,若是不你在太极殿前故意激怒王圭,他怎会当众说出不杀明慎誓不为人的狠话来!若是明慎有什么差池朕不饶你!”

    李二训斥完尉迟敬德后秦琼又道:“陛下,那新军营中留下的工匠是不是也要送到长安城来?依臣所见不如那新军营再扩大一些,那所有工匠都集中在那,一是这霹雳弹不甚稳定,现在已经有三起意外爆炸,幸好无大事。还是放在城外为好。”

    “叔宝,你现在就着手扩大新军营,一些所需朕都给你!”

    长安城内李二等人在商议着让王兴新尽快回来,而王兴新则在蛮州府城内悠闲的调教着侬将义。

    现在侬将义早就放下了自己蛮人大王的架子,很是配合的跟着王兴新学习舞蹈。

    “邋遢大王,本爵爷昨日教你的舞蹈可学会了?“

    “爵爷,小王已经学会了,要不您唱我跳?”

    看侬将义如此听话王兴新开心的道:“预备,开始!”

    接着一个唱,一个跳,很是和谐!用王兴新的话说:“这才是民族大团结!”

    正“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噜....”唱得起劲的王兴新没看见闻声而来的程咬金,还在一旁指着跳舞的侬将义指点道:“注意节奏,步伐!扭腰,fengsao一点,对再sao一点,你这邋遢大王,现在没兵了也没钱了,都成俘虏了如果再不sao一点你还怎么混......”

    一脚把王兴新踹趴下后又挥手让人把正跳的带劲的侬将义带走后程咬金便指着趴在地上的王兴新道:“你这混小子,整日和这蛮人在一起又唱又跳的,成何体统!”

    “程伯伯,是您想要先看看那蛮人大王跳舞,你反倒是怨我来。”

    “哼,你还有理了呢,赶紧起来,老夫有话要给你说。”

    王兴新拍拍屁股起来后问:“程伯伯,有什么事?难道是你看上哪个蛮人小妞了又不好意思,想要小侄给你弄来?”

    “混小子,老子找小妞从来都是扛起来就走,还用你?想必现在陛下已经接到老夫的秘报了。”

    “秘报?什么秘报?您不会就因为几坛子酒的事就把小侄送那向导官上天的事给陛下说了吧?”

    “不用老夫说,陛下也会知道,那王圭也会知道,那向导官其实是王圭的私生子!那老匹夫以为藏得严实,这事朝中很多人都知道!你小子还是想想到时候如何应对那老匹夫吧,杀子之痛呀!”

    “哈哈,太好了!程伯伯这老不羞还有私生子吗?小侄再给送天上去,好给那人做个伴!”

    “休要胡说,老夫给陛下的秘报是那霹雳弹攻城之事,想必一下看后定能看出关键来,你和丑牛他们做好回长安的准备吧!不日陛下等会派人让你护送所有工匠提前回长安!”

    王兴新听程咬金说完后心里一咯噔。

    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呀,李二若是无视其他的还好说,这些工匠万一跑出去一个,那......

    “程伯伯,那些工匠现在都在哪,赶紧看起来呀!可不能跑出去一个!”

    “等你小子安排,早就晚了!老夫早就安排人严密看守,你现在就去叫丑牛他们,赶紧准备回长安之事!除却攻城消耗那霹雳弹还剩下不少,你给老夫把所有的投石机和霹雳弹都留下九成!”

    “全给您留下,现在趁着陛下还没让回去,咱再让那些工匠做出一些霹雳弹来,小侄带着在路上以防万一,这府城不缺材料。”

    爷俩商议一阵后王兴新便召集除了长孙冲以外的众位兄弟,等他说完要回长安后众兄弟顿时欢呼起来。

    黑娃大叫一声站出来道:“新哥,莫要忘了你答应额的事!”

    程处默看着黑娃有些急切的模样便道:“黑娃,新哥答应你甚事了?俺怎么不知道?”

    “婆姨!回去要给黑娃找婆姨!”

    接着众兄弟齐声道:“知道咧!给你寻个大胸大屁股能生养的好婆姨!”

    憨憨的黑娃不知是众人调笑让大嘴一咧便笑着大声道:“对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