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不想做缩头的乌龟

    黑娃这两日很快乐,快乐的如同清晨的小鸟一般。

    今日快乐的黑娃又独自来到城门口。

    守在城门的军士见黑娃又来了都笑着打招呼:“黑将军,你放心就是,只要长安来人后小的先去给您回报,这大太阳晒的您越来越黑,到时候可别把女子给吓跑了”

    黑娃听了也不恼憨笑着对守门的军士道:“额不怕,有新哥他们捏,都说咧,就算是绑也给额绑个婆姨来。”

    “对咧,额姓刘,不姓黑,若是让额新哥听见你们给改了姓,还不知怎收拾你们呢。”

    说完后黑娃就弄了个矮凳坐在城门口眼巴巴的望着

    王兴新这两日很郁闷,郁闷的如同饿了三天的乞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馒头,可是那馒头却在粪坑里。

    今日郁闷的王兴新又无奈的来到程咬金的大帐内。

    这老妖精放着华丽的刺史府不住,反倒是让人在城中立起了军帐。

    此刻他正在程咬金略有威胁的目光中奋笔疾书着,这蛮州府城可没有活字。

    程咬金逼着他要在长安来人之前把他说的那平定蛮州之策写下来,还要字迹工整清晰。这对于王兴新来说实在是一项艰难而郁闷的工程。

    “程伯伯,您放心小侄一定会写完的,还一定会在这《平蛮策》上加上您程咬金的大名!”

    “莫要多说,快写!写完老夫要检查,若是写得老夫不满意,哼!你就留在着蛮州平蛮吧!”

    “写,写,我好好写,只是程伯伯您能不能把手里的马鞭放下”

    长孙冲很无奈,无奈的如同,一枚流星划过长空,还没来得及许愿,一个转身流星已消逝在茫茫黑夜。

    自打从长安出发到现在,长孙冲很是尽职尽责的做好一位军中长史,程咬金不仅没有像对他妹夫那样非打即骂,还很看重自己。

    由于程咬金的看重,接着长孙冲就接到了这老妖精的通知:本将这里少不了你这位足智多谋的长史帮衬呢,所以若是陛下遣人让先锋军护送工匠回长安的话,你还是留在蛮州帮衬本将为好。

    满长安的勋贵子弟长孙冲绝对算不上是第一纨绔,但也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将领。他可以在新军营里苦熬几月,但是新军营离长安近,还有亲兵伺候着。

    若是让他在这蛮州再呆上几个月他会发疯,这里没有美酒佳人,没有各种风花雪月,只有满城的大唐军士和那些无知的蛮人。

    于是长孙冲很无奈,他心里很清楚为何程咬金偏偏留下自己。

    程处默,牛见虎,尉迟宝林,房遗爱还有李崇义这五人反而很平静,平静的就如一汪无风的湖面一般。

    这五人在每日都按照程咬金的要求处理城里和军中诸事,日升而起,日落而眠,很有规律。

    只是在月亮挂起的时候五人就会聚到一起,偷摸的潜行到城中一处破败的宅院内,等他们出来后却是满身酒气勾肩搭背的相互调笑着,一点都不平静

    只有秦怀道带着五千兵马团团围着那些工匠们住的地方,一丝不敢马虎。

    或许这是遗传吧

    夕阳很是守时的如约而来,黑娃刚要起身回城就见前方一小队骑士快马奔来,黑娃见为首的那位骑士背后插着一杆写着“唐”的旗帜,兴奋的怪叫一声撒腿就往城里跑去。

    这时,王兴新按程咬金的要求刚写完《平蛮策》的最后一个字,长孙冲还是皱着眉头处理那些文案,程处默那五人也在商议着什么时辰去那破败宅院,而秦怀道也刚带兵巡逻完一圈。

    程咬金接到李二的旨意后便开始擂鼓升帐。

    用犀利的眼神扫了一遍下面的诸位将领,程咬金开始宣布完李二的旨意。

    “明日辰时之前由先锋官王兴新带着两千骑兵护送所有工匠回长安!那些掷弹兵全部留下,本将再另行拨给你一千骑兵。”

    王兴新领命后看着程咬金道:“大将军,末将若是遇不上前来的接应的尉迟将军怎么办呐?”

    “从这剑南道蛮州去长安就这一条路,难道你还能翻山越岭不成?”

    “末将有霹雳弹可以开山辟路!”

    “混账,按着来的路走,若有差池陛下能活剥了你!“

    众将退下后程咬金单独留下王兴新。

    “明慎,你可知老夫为何把你单独留下?”

    “程伯伯,有话您赶紧说,打什么玄机呢,小侄还要去收拾行囊呢。”

    “哼,你这混小子,老夫恨不得每日揍你一顿!这次回去后你一定要小心王圭那老匹夫,千万不要惹是生非,你秦伯伯太过于耿直,玩阴谋诡计根本不是那老匹夫的对手!万一让他抓住你的什么把柄,定会把你往死里整,到时候就是陛下想护着你都不成!”

    “程伯伯您未免有些夸大了吧,这老儿有那么厉害还会让咱爷俩气得吐血?”

    程咬金见王兴新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也不说话,直接扔给他一封信。

    快速看完这信后王兴新赤红着眼对程咬金道:“程伯伯这老儿也太嚣张了吧,在太极殿前都敢说出如此狂妄之话,他不怕陛下吗?小侄可是大唐的伯爵呀!”

    “现在你知道了吧,你给老夫记着,回去后觐见完陛下,你要么呆在新军营中继续练兵,要不就呆在府中不要出来!那些世家豪门都有养死士,杀你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伯爵轻而易举!”

    “那不行,难道您要让小侄做那缩头乌龟?”

    “乌龟?乌龟有什么不好!”

    “乌龟好?既然乌龟,好程伯伯你怎么不做乌龟?”

    “哼,老夫倒是想做呢!”

    王兴新面色古怪的看着程咬金,他着实不知道在唐代乌龟还没有那么多的含义,只是代表长寿的一个吉祥物而已,殊不知在很多年后会有一位大诗人名为:李龟年。

    “行,行!您老就是千年老乌龟!”

    程咬金见王兴新脸色古怪,心中狐疑道:“混小子,你是不是又憋着什么坏呢?快给老夫说说这乌龟到底有个什么说法?是不是在你那家乡有什么意义?”

    没想到程咬金如此精明,王兴新只好对他道:“在小侄老家那乌龟可是大大的吉祥之物!祥瑞呀!谁要是被人称为一声乌龟那名声简直能传遍十里八乡,不光是自己有名气,就连自己的婆姨都跟着出名。”

    然后王兴新又卖弄了一下道:“沙滩一躺三年半,大浪来时我翻身,这说的就是乌龟呀!”

    程咬金听王兴新如此解释不再怀疑的道:“你看,正如你小子说的一样,隐忍三年半,遇浪而翻身,明慎你还是听伯伯的为好,回去后隐忍,莫要冲动!”

    若是在没成亲前王兴新定会听程咬金的话,就如那千年老龟一样把头缩进厚厚的壳里,管他外面风起云涌,只是现在的他可不是刚到唐朝的王兴新了。

    “程伯伯,有道是没有千日防贼的,小侄保证不会惹事,但是要我缩在军营或者家中,那不是小侄的风格,我要到看看这王圭能把小侄怎么滴!大不了,小侄多请一些护卫家将!”

    程咬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记着,不要去求陛下!闯过去你从此在大唐无忧!莫要和王家斗狠,明日临行老夫会送你,到时候会给你一封书信,你回去后把信交给你婶婶。”

    很是感激的看了这整日找他麻烦的老妖精后王兴新鞠躬笑道:“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伯伯放心吧,若是实在不行,小侄就做一回乌龟又何妨?”

    程咬金听后大笑几声道:“在长安等着伯伯回来,准备好美酒佳肴!”

    回到住处后王兴新刚要躺下想想如何对付王家,就见门外闪出一个黑影。

    “新哥,明日咱就回去咧,莫要忘咧你答应额的事。”

    “黑娃,你这货怎和个黑鬼一样,行了!忘不了,回去就给你寻婆姨!”

    “可不能要嫂嫂那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