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回长安又气老王圭

    侬将义虽说被俘虏了,虽说被王兴新狠折磨了几日,但是这货也在被虐的过程中学会了逆来顺受,学会了认命!

    当王兴新拿着一根绳子找到他的时候侬将义低头哈腰的对着他笑道:“爵爷,您拿着绳子是不是今日又要小王学什么新舞蹈?”

    “错!是要你体验一下岛国的捆绑艺术!”

    “捆绑艺术?还有那岛国在什么地方?小王怎么没有听说过?”

    “岛国是一个人性卑劣的国家,虽说你是蛮人,虽说你反叛我大唐,但你起码还有人性,那岛国之人简直是毫无人性,毫无人伦可言。至于这捆绑艺术,你马上就可以体验一下了。”

    说完后很是潇洒的打了个响指,接着程处默等人蜂拥而入,一个个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得侬将义浑身发麻。

    在王兴新的指点下,程处默等人很快就用那根绳子把侬将义捆绑好。

    “丑牛你们看清楚了没?回去后你们可以找根比较细的红绳子,然后照着此法把你们的小妾捆绑起来,情趣滴很......”

    说完后又掏出一个打磨好的软木球塞进了侬将义的嘴里。

    “看见没,这叫口塞,这样一弄就算那女子容貌身材不是甚好,也能让你们金枪竖大旗!”

    房遗爱这小子有些扭捏的对王兴新道:“明慎哥,小弟有些硬了......”

    众人盯着房遗爱微微隆起的裤裆,全部离他足有三丈远。

    “遗爱,你小子口味好重呀!咱先不管男女,这可是蛮人呀!几月都不带洗澡的......”

    “明慎哥,小弟本来就口重,平日吃饭这盐一定要多放的。不过你误会了,小弟只是联想回到长安后,弄根这样的绳子,再把那身材高大丰满的胡姬一捆,再加上小木球,不行了...不行了...哦...嗷....”

    让人把捆好的侬将义往早就弄好的囚车里一塞,几人便带着这位蛮人大王去见程咬金。

    程咬金把写好的书信交给王兴新,又交代了几句便让他去汇合秦怀道带着那些工匠回长安。

    这一路沿着来时被开辟好的道路,除了穿越那几片有瘴气的山林遇到一些小麻烦死了几名工匠和士兵,五日后便遇到了前来接应的尉迟敬德。

    两军合为一处,由尉迟敬德带领快速往长安城开进。

    尉迟宝林见老爹亲自带兵来接应很是开心的上前显摆自己的军功,哪知尉迟敬德一马鞭把尉迟宝林抽开后道:“就你这点军功还来给你老子我显摆?滚一边去,回到长安再收拾你这小子!明慎让报捷军士给家中在长安的将士捎带书信,为何老子没见你的书信?”

    原来那日王兴新让众位兄弟给家里写封书信,尉迟宝林本来想写,程处默拉着他道:“宝林,哥哥都不写,你写个甚?你回去后给你爹个惊喜不是更好?”

    这下被程处默坑的有些苦涩的尉迟宝林只好默默忍受着老爹的怒火。

    和尉迟敬德并排而骑的王兴新看着尉迟宝林有些不忍的道:“尉迟伯伯,莫要怪宝林,都是丑牛这货蛊惑的!宝林憨直,丑牛和他爹一样奸猾,三个宝林也玩不过一个丑牛呀!你可不要挂宝林兄弟。”

    “明慎,幸好有你,把宝林交给你伯伯放心呢,这小子忒是憨直,日后你们几个多帮衬着宝林一些。”

    “伯伯放心,都是小侄的兄弟,哪能不帮衬,他们看得起小侄,看得起小侄出身寒薄,小侄可不是不知情的人。”

    尉迟敬德见他说的甚是真情满意的点头道:“捷报传来那日老夫在太极殿前狠是把王圭那老匹夫给戏弄了一番,不过他也发了狠话说要整死你呢,你可要当心。不如伯伯送你几名护卫?省得那老货下黑手。”

    正愁着如何找一些护卫的王兴新闻言大喜道:“多谢伯伯,小侄正愁这事呢,您这算是雪中送炭了。不过伯伯是如何戏弄那老儿的?”

    尉迟敬德把在太极殿前调弄王圭的事给王兴新说了后,这货有些幸灾乐祸的道:“若是真娶了那老儿的嫡孙女为妾,尉迟伯伯您可是要准备喝两顿酒了。”

    “为何是两顿?”

    “一顿是小侄纳妾的喜酒,一顿是王圭那老儿的丧酒!您想要,娶了王氏嫡女为妾,这老儿还不得活活气死.....”

    七日后清晨,长安城下,尉迟敬德先是让大军和那些工匠驻扎在长安城外,接着就带着王兴新等人去面见李二。

    见到风采依旧的李二,王兴新施礼完后嬉皮笑脸的道:“陛下,您想臣了吗?臣给您带来一件好礼物!”

    “明慎平乱有功,还有长孙冲信中说言的平蛮之策更是大功!朕还没封赏你小子,你倒是给朕带来礼物了,什么礼物,快呈上来让朕看看。”

    “陛下,这个礼物好滴很,还是活的呢!”

    让人把捆着的侬将义押上殿后,王兴新亲手解开捆在他身上的绳子,然后去掉口中的木塞指着侬将义对李二道:“陛下,这反叛的蛮人的大王就是臣给您的礼物!”

    李二看着由于被木塞塞的时间有些长而口水长流的侬将义,有些厌恶的指着他道:“这什么蛮人大王敢反叛大唐,敢反叛朕,明慎你怎还留着他做甚!给朕脱下去砍了!”

    一听李二要砍自己侬将义连求饶都忘了就瘫软在地。

    “陛下,这蛮人大王虽说可恶,但是亦有可用之处!陛下还是饶了他吧!”

    “为何?”

    “陛下您想要,在西边咱抓了颉利可汗,在南边臣又给您逮了一个蛮人大王。等程大将军带大军回朝,咱让这一南一西两位被俘虏的大王,为我得胜而归的大唐将士献上一舞,再邀请各国的使节,那效果不要要好哦!”

    李二一听眼睛一亮。

    王兴新见李二没有反对又接着道:“陛下,这蛮人大王让臣调教的很是乖巧,臣还教了他几个不错的新式舞蹈,就算是不为得胜而来的将士献舞,若是陛下哪日心情不好用来寻个开心也是不错。”

    “哦,你小子还让这什么蛮人大王学会了新式舞蹈?跳一个看看。”

    等侬将义边唱边跳的完成一曲《小苹果》后不仅是看得李二捧腹大笑,就连朝中的一帮子文武大臣也不顾礼仪的捧腹大笑。

    只有王圭跳出来大声喝道:“成何体统!简直是有辱国体!陛下臣请治蓝田县伯的罪!”

    王兴新见王圭又跳出来找事,反正早就撕破脸皮,不死不休了就无所顾忌的道:“王大人,敢问本伯爷又有何罪?”

    王圭指着他怒声道:“这蛮人大王虽说是被俘罪臣,但亦是一方王侯,岂能容你如此折辱?这简直是丢尽了我大唐的脸面,你让天下人如何看陛下?”

    “王大人,还一方王侯呢?请问这蛮人大王是陛下封的还是太上皇封的?莫非这蛮人大王也是你的私生子?看年龄估计不是吧,不过也可能是王大人天赋秉异,十来岁就能生子呢!”

    被王兴新一席话刺激的浑身发抖的王圭刚要指着他开喷,哪知王兴新根本不给他机会直逼上前道:“本伯爷不就是把你那不停军令,想耽误我先锋军行军的私生子向导官给送上天了。王大人,军情如火,你那私生子若是不杀的话,军规呢?国法呢?再说了本伯爷天上仁慈,知道那是你的私生子便送其上天修仙,不信你问问别人,当时有雷声相伴,天降红雨。你王家有人都上天修仙了,你不仅不感谢本伯爷,反倒恩将仇报起来。不过本伯爷见你年岁以高不和你一般见识。”

    说完后不理气得发晕的王圭对着李二鞠躬道:“陛下,现在所有工匠全部都在长安城外临时军营呢,不如现在让臣带着他们去新军营,把护卫的两千骑兵和那些工匠全部交给翼国公,然后臣再回家看看,还望陛下恩准。”

    李二见王兴新如此急切索性也随了他道:“既然如此你现在就去吧,记得明日早朝!”

    王兴新又给李二施礼后本想转身就走,看到被自己气得还在颤抖的王圭他又停下脚步道:“王大人,保重身体哦!若是你家嫡女想给本伯爷做妾,嫁妆不能少哦,要不本伯爷不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