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五章 上场(1/6)  心诚责凌万事屋

    对付外门弟子,就算有天赋血脉,也绝对不足以抵抗这种天赋冻气。外门弟子主动攻击的结果,就是被冻结。更何况内门弟子也不是站在那里就随便让打的。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外门弟子的胜率不高了。

    第五场开始,欧阳珐上场之后,表现的与之前凌浅熙看的比赛完全不同。对面向着自己冲过来的时候,各种凝结的冰层让对方的突进变得尤为滑稽。而一套属于欧阳家特有的体术套路,把对方打的鼻青脸肿。

    获胜的时候,欧阳珐还特意摆摆手,‘不行不行,身子还没热起来,对面就冻成了冰块。就没有一个能打的么。’

    不过说这话也没人能回答了,因为欧阳珐的对手已经只剩下在台上哆嗦的地步了。

    药房那边,上来两个人,把人给抬走。裁判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第五组,欧阳珐胜。第六组上场。’

    凌浅熙稍微的舒展了一下身体,也就迈步向前。这动作,不少人都看了过来。毕竟这是一个能跟族长说得上话的人,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