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影月殿的危机

    有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要说一下。

    上一章出现的谢戾,似乎是个bug,龙穴山一战谢戾已经自爆而亡了,却在上一章诈尸重生,咳咳……这绝对是小莫的锅,大家原谅我。1669章已经略做修改,后面也会用谢忱取代,希望没影响大家的阅读。

    另外快要月末了,求下月票,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武炼。

    …………

    钱通身为影月殿大长老,这么多年在影月殿里威望极高,老殿主常年闭关不出,以期参透虚王境的至高奥秘,所以在影月殿中,钱通几乎就相当于半个殿主的身份。

    再加上他本人修为极高,谢忱一直都对他非常忌惮。

    如今乍一见钱通现身,谢忱本能地往后退了几步,面色有些惶恐。

    不过很快,他就顿住了身形,神情狠戾。

    不错,十年前的自己,确实不是钱通的对手,毕竟在修为上要差他一层,但是如今……

    他将心中那对钱通根深蒂固的恐惧驱散,取而代之的是跃跃欲试。

    “咦,到家了么?”钱通从漩涡中走出,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天运城,哈哈大笑道:“可算是到家了,老夫在那鬼地方待的太无聊了。”

    玄界珠内虽然一片平和,灵气浓郁,可是毕竟缺少了一些东西,让钱通不是很适应。

    如今重回故土,再临天运城,钱通心情大好。

    “好好好,昌儿宣儿,多年不见,你们修为增进的也不错,居然快要晋升返虚两层境了……恩?你们怎么受伤了?”钱通脸色一沉,面上浮现出雷霆怒意:“谁把你们打伤的?”

    他还没有些不清楚眼下的状况。

    魏古昌和董宣儿两人怔怔地望着钱通,久久无法回神,好一会之后。两人才噗通一声跪倒在钱通的脚下。

    “钱长老,弟子有愧您的托付,没能保全影月殿,还请长老责罚!”魏古昌额头贴地。颤声嘶吼。

    “请师傅责罚!”董宣儿也拜倒在地上,轻轻地啜泣着。

    即便面对几倍于自己的敌人,即便面临死亡,师兄妹两人也是眉头都不皱一下,但是如今,当看到钱通出现的时候,两人一直坚定的意志终于瓦解,就好像受了委屈的孩子见到了家长一样。

    钱通这时候也意识到了不对,目光冷冽地朝四周看了一下,微微在谢忱身上一顿。隐约有所猜测,却没有立刻去追究,伸手一抬,就将魏古昌和董宣儿虚扶了起来,沉声道:“起来说话。影月殿……怎么了?”

    钱通的脸色平静,但却如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夕,让这天地间莫名地多出了一股压抑至极的气氛。

    “影月殿……已经毁了。”魏古昌痛心疾首地回道。

    “毁了?”钱通脸色一沉,“谁干的?仔细说来。”

    “是!”魏古昌恭敬点头,当下将影月殿发生的变故一一说明。

    两年之前,整个幽暗星忽然发生了极大的变故,有一股神奇的势力浮出水面。对幽暗星上各大宗门世家疯狂打压,但有不归顺者,便赶尽杀绝,一时间,整个幽暗星都是一片腥风血雨,无数城池在一夜之间变为废墟。数以亿计的生灵灭亡,哀嚎遍野,积尸成山,流血漂杵。

    很快,那一股神秘的势力的魔爪便伸向了影月殿。在罪恶的强大面前,影月殿的高层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影月殿本就分为两派,这一点在当年钱通还在幽暗星的时候就显露出来了,危机面前,这样的分化变得更加严重。

    而最终的结果还是以谢忱为首的主降派取得了胜利。

    谢忱等人偷袭了老殿主和一些主战派的高层,导致影月殿死伤惨重,分崩离析。

    一夜之间,影月殿便已易主,而谢忱便是影月殿新的殿主,向那个神秘的势力表示臣服。

    往日支持和站在钱通这一边的高层武者几乎被赶尽杀绝,身在天运城的费之图也被囚禁。

    影月殿里,只有少数一些精锐逃离了出来,魏古昌和董宣儿两人在事发的前一晚,被有所察觉的老殿主叫去,让他们带着镇宗之宝——天月银盘离开影月殿。

    这两年来,两人一直隐姓埋名,东奔西走,生活的极为艰辛。

    而这一趟之所以会出现在天运城附近,正是为了去营救费之图的。

    谢忱传出消息,今日便将要不肯臣服的费之图在天运城内斩首示众,以儆效尤,所以魏古昌和董宣儿才不得不出现。

    即便明知道这是一个圈套,两人也义无反顾地跳了进来。

    “老殿主死了!老费被囚禁?”钱通的脸色阴霾如一片乌云覆盖,任谁都能清楚地感受到他通天的怒火。

    “凌霄宗呢?”杨开沉声问道,“影月殿遭此劫难,凌霄宗没有援手?”

    若是凌霄宗真的没有援手的话,那他也太失望了。

    当初杨开落难的时,钱通和费之图可是帮过不少忙的,费之图之所以境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