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你们自尽吧

    那被提上来的孩童只有两三岁左右,长的白白胖胖,粉雕玉琢,看起来甚是可爱。

    不过被这么粗鲁对待,那孩童自然是大哭大闹,手舞足蹈地在半空中蹬腿挥手。

    下方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个年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在听到那孩童的哭喊之后,忽然身躯一震,目光颤抖地望着那孩童,凄厉呼唤道:“孩子!”

    这三岁孩童赫然就是他的骨肉。

    前几日莫名从家里失踪,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被谁给拐走了。

    直到今日,他才明白原来拐走自己亲生骨肉的,竟然是影月殿的人。

    这么说来,传言居然是真的?

    这段时间,天运城内许多五岁以下的孩童,和年轻貌美的少女们离奇失踪,他们的家人也都在四处寻找,可惜一无所获,大家私底下都在猜测是不是影月殿动的手脚,毕竟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能这么做,有实力这么做的,就只有影月殿了。

    但猜测归猜测,毕竟没有证据,而且如今的影月殿也不是以前的影月殿的,他们根本不敢去质问,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忍气吞声,默默流泪。

    如今,自己的孩子却忽然出现在眼前,那中年男子自然激动非常,连忙就朝前窜去。

    他的修为不高,只有超凡三层境而已,连入圣都没能抵达。

    平日里,他绝对不敢在影月殿这些强者面前放肆。可是爱子心切,如今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身形一纵,便从原地拔空升起,直朝高台处窜去。

    “放肆!”有厉喝声传来,一道流光闪过,那中年男子身在半空中,闷哼一声,胸口处多出了一个血窟窿,等落地之后,俨然已经成了一具死尸。

    一阵哗然之声响起。围观的人群无不胆战心惊。目露惊恐之色。

    “方大人面前,也敢如此放肆,再有胆敢冒犯者,杀百人!”之前出手的那武者厉喝。

    天运城的居民们表情悲愤。敢怒不敢言。

    这时。那三岁孩童已经被送到了那方姓少年面前。

    少年上下打量着孩童。面露满意的神色,轻轻地挥了挥手。

    立刻便有一个少妇打扮,浓妆艳抹的女子从她背后走出。扭动着水蛇一般的腰肢,嘴角边噙着一抹森冷而妖艳的微笑。

    “你们想做什么?”费之图忽然开口了。

    他站在高台之上,虽无法动用自身力量,却依然目光犀利地朝那少年望去。

    少年撇嘴,并不答话,显然认为费之图这样的监下囚根本没有与自己对话的资格。

    反倒是那影月殿的高层叛徒嘿嘿一笑:“费师兄,你还是少说点话的好,静静地享受生命中最后的时光也不错啊。”

    冷嘲热讽了一番,那人便不再理会费之图。

    而那少妇却来到了孩童面前,伸手抓住了孩童粉嫩的手腕,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嘴唇,看起来诱人至极,她轻启朱唇,娇笑道:“很嫩地血食呢,想必大人一定会满意的。”

    “动手吧。”那方姓少年不置可否。

    少妇应诺,手腕一番,忽然多出了一柄寒光熠熠的匕首,她轻轻地在那孩童手腕处一割,殷红的鲜血立刻从伤口处流淌出来。

    少妇另一只手,却多出了一个琉璃金樽,放在孩童手腕下方,接住了那流出来的鲜血。

    滴答……滴答……

    鲜血溅射的声音和孩童凄厉的哭喊牵动了每一个人的心,围观的人们无不义愤填膺,目光喷火。

    “你们丧尽天良!你们不得好死!”费之图厉吼,挣扎着想冲过去将那孩童救下,可没走出两步,便被高台上的一个武者打倒在地上,又被狠狠地踹了几脚。

    方姓少年冷冷地瞥了费之图一眼,狞笑道:“手下败将,有何资格与我说话?不过你放心,这只是你生命的开始罢了,斩下你的头颅之后,本座自会再赐你新生!”

    他这话说的莫名其妙,很多人都听不明白,可在费之图听来却不啻于恶魔之音,他匐倒在地上,昂头嘶吼:“方风棋,老子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

    少年嗤笑:“等你成了我尸灵族一员,就不会这么想了,到时候你也会有资格享用这样的血食!”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少妇手上接过那满满的装满了鲜血的琉璃金樽,放在鼻下轻嗅了一番,面上露出陶醉的神色,旋即仰头,将那一杯温热的鲜血一饮而尽。

    围观的人们无不骇然。

    无数双眼睛怔怔地望着方风棋嘴角边的鲜血痕迹,每个人都如遭雷噬,身体僵在了原地。

    这人……居然饮用鲜血?还有,他口中的尸灵族,又是什么古怪的生灵?

    眼前的一幕超乎了他们的想象,此刻的方风棋,在众人眼中无疑就是一尊恶魔的化身,罪恶的源泉,许多人连看他一眼的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